郎平回绝参与张常宁的婚礼!没有时刻吗?背面3大原因曝光了!
飞碟射击亚锦赛收官 中国队双向混合集体包办金银
第13签!记者:诺丁汉森林900万镑敲定贝蒂斯边卫莫雷诺
金靖拉住孟鹤堂要签名被当成粉丝 金靖赶忙自报名字:我是金靖!
曼联本可250万签新哈兰德,以为太贵抛弃!现在再买至少要5000万
官宣!不打了!正式脱离,退出CBA!又是薪资问题?
大众组田径项目完结悉数竞赛
当面貌冷漠的国乒教练们遇到莎宝……
RMC:因发展潜力和受疫情影响,法甲一半球队由外资具有
蒂尔尼:很喜欢和津琴科竞赛,下赛季方针进欧冠并赢一座奖杯

周洋-王濛私下很暖很细心 努力过想参加北京冬奥

网易体育2月18日报道:

2月16日,前中国短道速滑队、奥运冠军周洋做客冠军之家–王牌会客厅。作为三枚奥运金牌获得者,王濛队友+好友,周洋和主持人一起谈起了当年的中国女子短道速滑王牌之师,还爆料,自己的好友王濛虽然外表给人厉害的感觉,内心却是个非常温暖细致的人。

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,周洋获得短道速滑女子1500米金牌,并且以2分16秒993刷新冬奥会纪录, 随后在女子3000米接力中,周洋和队友王濛、孙琳琳、张会一起以4分06秒610的成绩打破世界纪录,夺得冠军。2014年索契冬奥会上,周洋以2分19秒140卫冕短道速滑女子1500米冠军。2018年2月出征平昌冬奥会,周洋担任中国体育代表团开幕式旗手。

来到冠军之家,按照惯例周洋做了一道菜–酸菜饺子,周洋说这也是自己最喜欢的东北食物,只要自己回家,妈妈都会为自己做这个口味的饺子。

有人问周洋说他们这样的队员都是国家照顾大的,父母的影响是不是很小,但是周洋却认为,能坚持到现在,父母对于自己的影响其实是很大,”小的时候我们练滑冰,因为那个时候冰场并不是很多,资源很有限,为了给专业队的大哥哥大姐姐挪训练地方,我们业余的都要凌晨起来上冰,当时家里距离冰场10多公里路程,妈妈每天凌晨三点骑车送我去,我经常都趴在她背后睡着。”周洋爸爸告诉她,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先苦后甜,周洋说自己要强的心态应该就是爸爸培养的。

从小周洋就有个奥运冠军梦,”杨扬姐拿奥运冠军的时候,我就把她的杂志剪下来贴在床头,指着说我要和她一样拿世界冠军。”

虽然在赛场上是个”硬汉”,但是队友们都知道周洋的少女心其实很重,她最喜欢的就是各种玩偶娃娃,”家里娃娃太多了, 去哪里都喜欢买,最后床上放不下,只能睡觉的时候放到椅子上了。”周洋周洋世界各地比赛都会带着几个固定的娃娃,”带他们去周游世界。”

除了娃娃的陪伴,进入国家队之后,周洋最依赖的人恐怕就是比她大的王濛。刚进队时,周洋时全队最小的,王濛已经是队里的大姐姐了,周洋和王濛有超高的默契度,甚至连别人都不能碰的冰刀,平时都是王濛帮她打理。由于鞋子都是按照自己脚型制作的,平时对于冰刀的打磨要求也比较高,周洋说第一眼觉得王濛挺凶的,但相处相处下来才知道她是特别温暖也很细致的一个人,每次都把自己的冰刀处理得非常好。

2010年那次,周洋1500之前是滑500米,进了b组决赛,但和别人踢刀摔倒了,刀开片废掉了。但这中间只有两天空闲时间,需要赶紧换刀,周洋没有时间去适应,赶紧调整心态,要忘记自己换刀的事情。好在当时国家队恶器材教练和王濛帮忙处理冰刀,把新的刀打磨到和之前一模一样。

队友们都说周洋是霸气的王濛最怕的人,周洋一生气,王濛就慌了。周洋笑着说:”其实王濛私下不是那种霸气的人,队里面所有人需要帮助的地方,她都会义不容辞的帮助,我当时是最小的,她就付出更多心思在我这里。”

2010年,第一次参加冬奥会,周洋到现在还记得那个时候自己的新奇感,”我还会收藏奥运村的地图,我记得温哥华哪个季节,跑不出去看到路上都是蚯蚓。”比1500米的时候,队里想着她和王濛、孙琳琳,最坏的打算就是两个人进决赛,淘汰一个。但是在半决赛的时候,第三组出场的周洋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两个师姐淘汰,”我当时有点不会了,因为研究的是两个人的战术,赶紧半决赛到决赛的时间去调整自己,应该怎么办。当时有三名韩国选手,只有一个想法,滑得主动一些。最后把她们远远甩到身后。那晚冠军之后像做梦一样,我搂着金牌睡了好几天。”

但夺冠之后,并非如自己想象的一样,”别人夺冠了都是那种释放、欢庆,我好像压力更大了。”周洋爸妈在老家经营一家彩票店,平日里靠这个为生,因为生意不能关门,所以找过去采访的媒体也很多。”回来之后很多人采访你,被关注一下子多了,但是说什么做什么都要很小心。”那个时候不到19岁周洋,承受了很多原本这个年纪不该承担的东西。”很多网友不是很友好,断章取义去发你说的话,我那个时候对于记者也是很排斥。有一些舆论、记者不太友好发报道,他会去你家,找你爸爸妈妈,真的很心疼爸爸妈妈。”

到了2014年,其他队员都因为种种原因离队,周洋成了当时国家队里唯一一个拿到过奥运冠军的人,”我有责任帮助范可新他们这样的年轻队员去适应比赛、调节压力。”但实际上那一届奥运会,对于周洋而言,压力真的不小。2014年前,舆论声音很多,说周洋就是运气好,就是昙花一现,”这些都一直激励了我,所以14年拿了冠军之后终于证明给别人看,我不是昙花一现。”

到了2018年,周洋就是队中的老队员了,实际上这个时候她完全可以选择”功成身退”,但中国短道速滑队的传承就是以老帮新,周洋说那个时候纯是热爱和对于国家那种感情才继续在冰上,”那个时候听到国歌,感情就不一样了,可能就是人成长了心境不同了。”

2018年比赛结束后,周洋对外界说自己不滑了,不过2018年休息了半年左右的时间,她去看全国比赛,”发现我不想放弃,还是很喜欢滑。”但是年纪大了,伤病不足以让她有能力滑短道。那个时候王濛正在带队,”她问我要不要尝试速滑,因为速滑有氧模式比较多,对伤病还是很友好的,她觉得我在短道很有成绩了,再参加2022会有很大压力,如果去参加速滑,只需要放下包袱,去参加就可以了。”于是2019年,周洋真的跨项目去滑速度滑冰了。

她说自己真的想过2022年参加冬奥,”因为在自己国家参加,真的是很骄傲很荣幸的。”但遗憾的是伤病和年纪最终还是让她不得不放弃。但周洋觉得自己依旧是个很幸运的人,”一路都很顺利,去国家队的时候有教练和王濛他们这样的帮助,很顺拿到冠军。后来经历了一些磨练之后,谁都没放弃我,去康复调整,那个时候就觉得你的成功是需要国家给你很大的帮助,站在赛场就是为了祖国。”(陈小闵)